第231节
    連載【289】

    片言折獄

    子曰:片言可以折獄者,其由也與!

    子路無宿諾。

    思考與隨想:

    這一段實在是大費周章,看了許多家的解讀,也未得其妙。所以我在下面說的話都是自己的臆測,大家看看就罷了,至於到底是什麽意思,我真的不知道。與其為自己狡辯,還不如老老實實的承認的好。世界上的事情我們不知道的東西多著呢,何況兩千五百年前的故事呢?我們其實也都不過是臆測而已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既然《論語》中正正經經的記錄著,總是有理由的。我們就一起看看這一段話說的是什麽呢?

    “片言可以折獄者,其由也與!”“片言”,一般的解讀就是一面之詞。“可以”當然就是“可以依靠”,可和以是兩個詞。“折獄”用我們現在的話說也就是斷案。由,指的就是子路師兄了。這些字都不是什麽生僻的字,也沒有什麽需要解釋的。但是連在一起就成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“靠一面之詞,就可以斷案,恐怕只有子路吧”。這話是夸子路師兄的呢?還是罵子路師兄的呢?一般認為是夸子路的,何況接下來的“子路無宿諾。”似乎也真的是夸子路的,但是有人認為這又是錯簡,但是也沒人說這一段是孔子在批評子路。那麼我們就搞不明白了,這話有怎麼能是夸人的呢?不論如何解說,也沒有憑一面之辭來斷案的道理呀。不論什麽時候,任何人都是有辯護的權利的,僅僅因為一面之詞就給人家定罪,那不是太兒戲了嗎?即便萬惡的“封建社會”,這樣的行為也是能不被接受的。所有的冤獄也都是有著冠冕的理由和至少拿得出手的證據的,至少表面上也是要給人以心服口服的觀感的。連那些皇帝們,也不是隨便就連個理由也不給就砍人腦袋的。

    僅僅憑片言就可以折獄,怎麼看也不是那麼一回事。所以歷代的解讀者,也都是在努力的為孔子這句話找到一個合理的解釋。別說,找到理由也是不少。大體上也就是從兩個方面來說,一種是說子路水平高,眼睛亮,僅僅看一面之詞就可以明辨是非了。呵呵,子路有那個本事嗎?別說子路了,除了上帝,誰也沒有那個水平。兼聽則明才是永恆不變的真理,除了神,誰也不能那樣,可惜這世界真的有神嗎?即便有,子路也不是。

    另一種說法,大概就是說子路實惠,講信用。也就是後面說的“子路無宿諾”。因為子路言而有信,所以就可以片言折獄了。南懷瑾大師又將這個扯上了俠義精神一類的東西,可是我也沒有看明白。子路將信用,子路是大俠,和片言折獄又有什麽關係呢?子路講信用,別人就不忽悠他了麼?世界真是那樣就好了,可惜世界不是。願望很好,那是那是個天真的玩笑。世界當然沒有那麼完美,這的那樣,趙大叔就不會將范廚師忽悠瘸了。這樣的解釋也是說不過去的。即便對人性再有信心,也不會如此。至少我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由這個還有另一種解讀,那就是說因為子路守信,子路一諾千金。所以子路的話絕對可信的,絕對可以作為直接的呈堂證供。“聽”子路的一面之詞,就可以斷獄了。呵呵,這種說法很聰明,斷獄的不是子路,而是聽子路的話的人。這也算是最有邏輯的一種解讀了。但是,我們看原文,又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。明明說的就是子路在斷獄嘛,子路怎麼從法官變成了辯護律師了呢?或者是變成了證人了呢?

    好像每一種說法,都是難以自圓其說的。吾之愚魯,自然是在牛角尖裏面沒轉出來。只好放棄,將這些說法寫出來,大家一起討論一下,也許還有更好的解釋也說不定。

    不過,提到這個片言折獄的事情,猛然間想起了最近一段時間的時政。有些事情也真的僅僅片言就可以斷獄了。許多事情也真的沒有那麼複雜,也真的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,甚至連片言都是浪費的。許多時候,許多事情是故意的被複雜化的。而且其複雜化的理由我們也是不言自明的。比如羅妹妹和躲貓貓的事情都是這樣,甚至閉上眼睛,我們也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。那爲什麽那麼複雜呢?爲什麽還需要那麼……

    每一件簡單的事情,變得複雜了,都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每一件複雜的事情,也真的未必就真的複雜。

    裏面的事情,我還是不說,呵呵。言多有失,小心為妙。

    “忠”就一個字,爲什麽就那麼難呢?也許子路師兄能夠片言折獄,真的只有一個理由,那就是“忠”罷了。

    中心為忠,問心無愧。仁者不惑,斷獄也未必就是什麽複雜的事情。
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   下一章   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